➜ ENGLISH

陸克文:我想嘗試找到中美長期戰略合作的基礎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22日在上海發布了題為《習近平治下的中美關係:以建設性的現實主義,來實現中美共同使命》的研究報告。新華網就中美關係發展等問題獨家訪談了陸克文先生。

陸克文

陸克文,2007年12月至2010年6月出任澳大利亞總理,2010年9月至2012年2月任澳大利亞外交部長。2013年11月,陸克文辭去聯邦議會議員職務,正式退出政壇。

中美兩國雖然在很多層面上都有較大的差異,但如果你拂去表象仔細探究,就會發現中美之間存在很多共同點和共同利益。這就説到了中美“共同使命”的問題。我認為,中美兩國都有著強烈的意願,想要維護國際秩序的牢固和穩定。所以我認為,中美兩國擁有一些共同的利益和價值觀。[詳細]

鄧小平時期,中國的外交策略是“韜光養晦、決不當頭”,換句話説就是收斂鋒芒,絕不出頭當先。中國現在的外交策略是“奮發有為”,在雙邊、地區以及全球事務中都更加積極和主動。所以我認為與過去最大的差別就是中國外交政策更加積極和主動了。[詳細]

主導這樣一個龐大的國際多邊機構會是件非常復雜的事,57個國家意味著57個股東。就像主導世界銀行的運作一樣,主導亞投行同樣不會輕松。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能力很強,並有志于建設一個比布雷頓森林體係更公平的機制。無論如何,從一開始我就沒有為亞投行的前景擔憂過,各國也都應竭盡所能為亞洲基礎設施建設的發展出一份力。[詳細]

從很多方面來看,美國的“亞太再平衡”被過分關注了。按照“亞太再平衡”理論的説法,美國在太平洋的海軍軍力部署將從過去的50%增至60%,但由于華盛頓削減軍費,美國全球的軍隊部署總量將減少,因此,要做到增加部署不容易,美國在太平洋的軍力部署最終將保持不變。從某些方面來看,“亞太再平衡”被過分解讀了。[詳細]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