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部分查分App弊端不少:考試前上傳試題增加泄題風險
2018-11-08 08:34:09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無論是老師閱卷還是家長查分,都可以借助互聯網提高效率。不過學校及教育主管部門需要意識到,提供查分和分析錯題的服務,應屬于基本的公共服務

  近日,安徽省亳州市區風華中學一位學生家長向媒體反映,在老師的推薦下,很多家長在手機上安裝了一個叫“好分數”的軟件,主要功能是查分,學校聯考、班級考試班裏成績出來後,家長需要登錄軟件查看孩子的各科分數,如果家長還想知道孩子的考試名次,就需要付費了(11月6日中國之聲)。

  其實,這種查分App兩年前就出現了。如今,這類産品有50多家,多地中小學校與之簽約。表面上看,這類App能根據學生大體情況自動進行教學分析,效率比傳統閱卷提高了不少,但實際上弊端也不少,比如由于老師閱卷之後紙質試卷上沒有痕跡,不利于學生從試卷上總結得失。

  再比如,提供查分服務、分析錯題是學校的一項基本服務,但學校卻把責任轉嫁給查分App,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做法。老師在考試之前制作好試題先上傳,也增加了泄題風險。另外,付費查閱考試名次,不符合教育部“義務教育階段考試成績不進行公開排名”的規定。

  還有,學校隨意更換查分App,也給部分家長造成經濟損失。名義上是老師推薦家長使用,實際上家長沒有選擇。而學校選擇某種App或者更換某種App,不排除與某些App運營商存在利益勾連。所以,商業化的查分App實為問題App,其所隱藏的問題須引起重視。

  當然,無論是老師閱卷還是家長查分,都可以借助互聯網提高效率,不過學校及教育主管部門需要意識到,提供查分和分析錯題的服務,應屬于最基本的公共服務,是學校和老師的天職,豈能轉移到查分App上?怎能轉化為商業服務?讓家長為這些基本服務額外買單,是何道理?

  教育部曾經三令五申,禁止按考試成績對學生成績進行排名。“考試成績不進行公開排名,不以分數作為評價學生的唯一標準”也明確寫入了《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中。然而,學校雖不公開排名,卻允許查分App根據考試成績搞排名,也會造成不良影響,不符合相關規定。

  實際上,這種查分App也是應試教育的産物,即圍繞考試分數做商業文章,這與我國推行素質教育背道而馳,也與義務教育作為基本公共服務的定位不相符。既然查分App存在這麼多問題,就需要引起學校方面高度重視,也需要引起教育主管部門的重視。

  也就是説,提供查分、分析錯題等服務必須回歸學校公共服務,公共服務與商業化服務的邊界也需要明確,否則,商業化服務會隨意侵蝕公共服務,不僅會增加家長教育負擔,也潛藏著其他問題。只有及時叫停中小學與查分App合作才能讓義務教育回歸合理。

  同時,查分App比較火也説明學校對于互聯網服務有需求,能否在閱卷等方面引入互聯網服務,值得思考。因為我們早已進入互聯網時代了,“互聯網+教育”可探索的方面有很多。但是,教育領域的基本公共服務要始終由學校和教育部門來提供,不能甩給市場。

  從報道看,很多家長對這種查分App不理解不滿意,這反映出不少中小學在商業化浪潮中迷失了方向,不清楚自己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如果學校不夠清醒,主管部門必須清醒,只有如此,義務教育才能繼續保持公益化的本色,而不是被某些商業化隨意“染色”。(張海英)

+1
【糾錯】 責任編輯: 閆丹丹
相關新聞
  • 寧夏嚴禁校方在微信等App發布與教學工作無關信息
    為營造良好的“互聯網+教育”環境,寧夏近日要求各學校規范微信等網絡交流平臺的使用,學校及教師發布信息要符合黨的教育方針和政策,堅守政治紀律,傳遞正能量,文明有禮,注重實效,不發布學生作業、成績排名、批評表揚等信息,不發布與教學工作無關的廣告、求助、慈善、募捐等信息。
    2018-11-01 08:09:39
  • 作業App亂象再調查 多地家長反映作業軟件暗藏網遊
    手機應用軟件,也稱為App,在移動互聯網的飛速發展下,App的功能和分類更加多樣。近段時間以來,重慶、廣東、北京等地的家長又反映,學習類App的亂象卷土重來,不少學校推薦使用的作業App成為了網絡遊戲的藏身之所。
    2018-10-22 08:04:57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洛陽發現西漢大墓
洛陽發現西漢大墓
懸崖上的建築——探訪恒山懸空寺
懸崖上的建築——探訪恒山懸空寺
“戒欺”:一家百年老店的堅守與創新
“戒欺”:一家百年老店的堅守與創新
走進首屆進博會汽車展
走進首屆進博會汽車展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885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