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李碧青:歌聲唱出心聲 同樂日子更美

2019年01月04日 09:51:45 來源: 雲南日報

好日子跳起來

  文化迪慶有傳人

  “春節前家家戶戶殺年豬,為了慶祝豐收,親朋好友要聚在一起,唱跳阿尺木刮。其中,歌詞要涉及一年365天。”2018年8月29日中午,在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傈僳族自治縣葉枝鎮同樂村,50歲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李碧青帶領村民們熱情奔放地表演阿尺木刮,他們驕傲地介紹:“自然萬物都可以進入到阿尺木刮的歌詞裏。”

  同樂,是孕育了阿尺木刮的千年古寨。知道我們來做客,李碧青帶著同伴們到村口迎接。初秋午後的陽光下,清風和著阿尺木刮的歌聲、舞步傳遞出快樂的心情。

  “‘阿尺木刮’是傈僳語的音譯,翻譯成漢語就是‘山羊的歌舞’或‘學山羊叫的歌調’。”留著長發的李碧青説話像唱歌一樣飽含激情。他約上兩位同伴一起跟我們講阿尺木刮的故事,一位是傈僳族紡織非遺傳承人余信芝,一位是麥稈編織非遺傳承人余秀芝。她們的作品是阿尺木刮服飾的重要組成部分。2006年,阿尺木刮入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這是全村人都高興的大事情。

  “我14歲開始當羊倌,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學阿尺木刮。爬山、放羊……樣樣都能用歌聲來表達,很有意思。”李碧青説得眉飛色舞。他先後拜過4位師傅學藝,學了10多年,學會了包括阿尺木刮在內的傈僳族歌舞。大部分,現在他的師傅已有3位不在世了。為了傳承這門技藝,李碧青邊學邊總結邊教徒弟,至今已教出四五百名徒弟,其中有二三十人可以擔任領舞。

  跳阿尺木刮時的衣服是特制的傈僳族盛裝,他們從種棉花開始到縫制成衣服都是自己動手,而種棉花那天是要唱跳阿尺木刮的,唱出播種的心情,祈求風調雨順、感恩自然饋贈。“棉花收獲後,紡成線、織成布、裁成衣,全部手工完成,其中一條女裝的裙子要做半年時間。”余信芝説,一針一線都有講究,做出成品的時候心情非常好。

  坐在她身旁的余秀芝18歲就評上了非遺傳承人,但她的言語不多,手裏攥著一頂小姑娘戴的尖尖帽,滿臉幸福的樣子。“老奶奶、老爺爺的傈僳族盛裝要戴豬頭帽。帽子上的配飾有玉牌、金牌、銀牌、銅牌和麥稈編織牌共5種差別。以前,玉牌是山寨之王的象徵,而麥稈編織牌就是普通人的服飾。”余秀芝講起服飾頭頭是道。健談的李碧青接著説,綁腿有3種,棉花做的綁腿在日常生活中用;竹子做的綁腿在挖地等勞作時用;獸皮做的綁腿狩獵時用。説著説著,李碧青又唱了起來,他爽朗地笑了:“真的是樣樣都能用歌聲來表達,而且,只有歌聲能夠代表心聲。”

  “現在,同樂村137戶592人,最大的收入來源是種植藥材。另外,每年接待慕名而來的遊客有幾萬人,大家的日子越過越好。”他們邊説邊邀請我們到附近的余信芝家看看傈僳族紡織工具。我們順著山勢,幾分鐘後來到余信芝家。木楞房的外墻上居然挂著一個傳統民居保護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房子居然有300年的歷史。滿面紅光的余信芝説,我們每家都有3個住處呢!一個是你們現在看到的老宅,一個是藥材基地旁的簡易房,一個是山腳下、瀾滄江邊冬天居住的避寒屋。余信芝從屋裏拿出織好的線團和幾個小工具給我們看,每一樣工具都是老物件,好像博物館珍藏的藝術品。然而,這些老物件在天天勞動的帶繭子的手中,依然能紡出白花花的棉線、織出粗布衣服,它們就是“活著”的非遺、就是生活的藝術品。

  “來嘗嘗蜂蜜。”李碧青不知從哪裏拿來一大碗帶著蜂蠟的蜜,我們用筷子挑了一小塊嚼著吃,非常香甜,有一股濃濃的百花香。那一刻,忽然覺得,阿尺木刮就是像李碧青、余信芝、余秀芝這樣的傳承人從自然山水和日常生活中採集、釀造的藝術之蜜,其中獨有的魅力是人與自然和諧之美,正如這個千年古寨的名字:同樂。(記者 儲東華 熊燕 張若谷 李文君 文/圖)

[責任編輯: 韓文萍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7719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