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哈尼古歌 傳唱千年

2019年11月22日 16:57:40 來源: 雲南日報

《哈尼古歌》演出劇照

  從11月開始到來年4月,哈尼梯田蓄滿水進入休整,萬千姿態吸引著世人的目光。濃縮了上千年農耕文明印記的“大地雕刻”作品背後,梯田之上世世代代的生産、生活故事,構成了遺産最生動的部分,這其中包括了傳唱了上千年的哈尼古歌。2019年7月,紅河哈尼古歌學術論證會將哈尼古歌正式定義為“哈尼族在漫長的生活生産中創造的古老農耕歌謠,伴隨哈尼族的繁衍、發展和長期實踐逐步豐富而形成的文化體係;是哈尼族社會無字的百科全書,是哈尼梯田農耕文明的記憶載體和傳承手段”。近期,根據哈尼古歌改編的雲南民族歌舞《哈尼古歌》赴京演出,將這份生動的文化再次展示在世人面前,觀眾無不為之驚嘆。

  口傳心授傳承活態遺産

  “栽秧已經過去兩輪25天,兩輪過去到三輪的日子……布谷鳥叫了,男人、女人都該下地幹活了……”每當朱小和唱起哈尼古歌中的《四季生産調》,村民們紛紛圍聚到他身邊,靜心聽完這支3個小時才能唱完的調子,吟唱的聲音由遠及近,倣佛從遙遠的層層梯田傳來。

  在元陽縣攀枝花鄉硐蒲村,《四季生産調》非物質文化遺産國家級傳承人朱小和是哈尼族的“莫批”。哈尼傳統文化中,“莫批”相當于哈尼文化的傳承人,不僅要通曉哈尼族祭祀禮儀,還要學會哈尼古歌並將其傳承。若幹年來,遵照哈尼族祖先在哈尼古歌中定下的規矩,朱小和恪盡職守,將《四季生産調》傳承給3名徒弟。

  火塘旁、梯田邊、飯桌上,沒有文字的哈尼人用口傳心授傳承,用最本真的方式將世代積淀的文化延續下去。“朱老師的徒弟都是在日常的生活和生産中學會唱哈尼古歌的。”元陽縣文化館館長何志科説,每逢農忙時節,3名徒弟便到師父的梯田裏幫忙勞作,平日裏,也總串門到老師家中閒聊一段,這種學習的方式是哈尼族自古延續下來的,在學習的過程中回報給師父。

  就這樣,哈尼古歌一代一代傳承了下來,與哈尼梯田一樣,在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久久回蕩。近些年,由原生態的哈尼古歌改編的哈尼原生態歌舞劇《哈尼古歌》遠赴國內外展演,知名度隨之擴大。朱小和對此表達出欣慰的心情。如今,這場精心打造的劇目在哈尼梯田遺産區成為常態化的表演節目,81歲朱小和作為出場嘉賓仍堅持上臺表演,他想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人對哈尼古歌感興趣,願意來聽哈尼古歌。

  校地結合延續千年古歌

  在紅河學院圖書館的五樓,一間挂著“紅河學院哈尼梯田保護與發展研究中心”牌子的辦公室成了圖書館特別的一角。見證了哈尼梯田申請世界文化遺産全過程的張紅榛,從紅河州世界遺産管理局“搬”到了這裏,繼續“守護”梯田文化。

  作為土生土長的哈尼兒女,張紅榛一直心係哈尼文化的傳承。她對哈尼古歌中的兒歌《阿密策》十分鐘愛,“兒歌中的哈尼母語元素很豐富,它是哈尼音樂的基因庫,也是哈尼兒童的教材。哈尼梯田深藏在雲霧繚繞的世界裏,兒歌唱回的情景讓人身心充滿了愉悅。”

  為此,張紅榛致力于校地合作延續哈尼古歌。哈尼族多聲部民歌流傳于紅河縣阿扎河鄉東部以普春村為中心的幾個哈尼族村落,在學校領導的重視和推動下,張紅榛和紅河學院音樂舞蹈學院院長郎啟訓、副院長張富林一同參與到國家藝術基金“哈尼族八聲部名額演唱人才培養”資助項目,帶領著師生將哈尼古歌推向全國的大舞臺。

  “不管是在北京,還是在浙江音樂學院,我們都獲得了極高的評價,很多此前並不了解哈尼古歌的人在聽完原汁原味的表演後,讚不絕口。”張富林説,“在學校延續哈尼古歌的傳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每得到肯定後,更堅定地走這條路,許多已經遺忘了自己民族古歌的哈尼人,看到我們的表演,都重燃起對家鄉文化的自豪,這就是我們想要達到的目標。”

  “目前,我們正在申報哈尼古歌傳承基地,從資源調查、人才培養到傳承基地,形成良好的係統研究氛圍,通過校地合作的形式,用科研助推紅河民族文化的保護和發展。”同張富林一樣,張紅榛對延續哈尼古歌文化充滿了自信,“接下來,我們將有更多的模式在學校延續哈尼古歌文化,讓這份文化遺産在校園綻放。”(記者 王丹 通訊員 李艾蓉 龍俊)

[責任編輯: 陳露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41385757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