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 體彩-七星彩
  • 體彩-七星彩

在大格局中謀劃 在大擔當中推進——聚焦“十三五”大步向前的雲南綜合交通建設

2020年10月19日 10:26:30 | 來源:雲南日報

  在大格局中謀劃 在大擔當中推進

  ——聚焦“十三五”大步向前的雲南綜合交通建設

江召高速 通訊員 崔永江 攝

昆明長水機場 通訊員 倪嘉雲 攝

奔馳在雲嶺大地的動車 記者 黃喆春 攝

綜合交通樞紐昆明南站 記者 楊崢 攝

大永高速公路(二期) 通訊員 李文聖 攝

萬裏長江第一港水富港 通訊員 曾光祥 攝

  8月29日上午10時左右,位于保山市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交界處的保瀘高速公路動古怒江特大橋成功合龍,保瀘高速公路是連接滇中、滇西、滇北的重要通道,同時也是滇藏公路新通道和通往緬甸、印度的南亞國際大通道,大橋的合龍,意味著怒江州不通高速公路的歷史即將終結。

  9月30日淩晨2時,昭瀘(雲南昭通至四川瀘州)高速公路建設重點控制性工程——位于昭通市鎮雄縣牛場鎮的中場河特大橋順利貫通合龍,為年度竣工通車目標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上午,孟連至動海高速公路正式開工建設,其建成通車後將聯通瑞麗至孟連,以及今年底建成通車的景洪至動海高速公路,實現高速公路的有效銜接和互聯互通,對完善沿邊高速公路網有重要的促進作用;19時,雲南省動臘至動滿口岸高速公路正式通車運營,這是中國雲南省通往老撾的第二條高速公路……

  迎難而上,提高站位,下好主動服務和融入國家發展戰略“先手棋”

  大通道、橋頭堡、輻射中心,這些專有名詞對雲南人來説都不陌生,它們代表的都是雲南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作用和使命擔當。

  交通是制約雲南經濟社會發展的瓶頸、最致命的短板,我們走出大山的步履曾經是那麼沉重。

  昭通市鹽津縣,豆沙關“五尺道”。這裏曾經是雲南歷史上第一條與中原道路連接的規范“國道”,站在豆沙關關口,坑坑洼洼的秦時五尺道與古朱提江水道、247國道、內昆鐵路、水麻高速公路比肩,古今5條通道跨越千年,訴説著雲南艱苦卓絕、波瀾壯闊的交通奮進史。

  “眾人都説蜀道難,蜀道哪有滇道難。”長期以來,山高箐深的特殊地質地貌導致雲南綜合交通建設成本和難度高,加上歷史原因和一些其他因素,雲南交通基礎設施滯後明顯:

  國家公路網規劃雲南境內高速公路還有大量待建設工程,出境出省通道尚未實現高速化,高速公路網局部路段存在“斷頭”現象;鐵路建設雖然正在加快,但整體發展滯後,總量不足、結構不合理、運輸能力低的矛盾還很突出;對外聯通仍然存在“不通”“不暢”“不密”等問題,瀾滄江-湄公河國際航運優勢發揮不明顯,跨境運輸通道“通而不暢”問題依然突出,交通運輸便利化程度還比較低。

  這是“十二五”留給“十三五”的交通印象。

  數據顯示:2015年,雲南高速公路通車裏程4005公裏,129個縣(市、區)有72個通高速。放在全國的大盤子裏看,雲南高速公路的路網密度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1/3、通車裏程僅居全國第20位。

  雲南在清醒地看到差距的同時,也敏銳地看到發展的機遇:隨著“一帶一路”倡議,長江經濟帶、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一係列重大國家戰略的實施,加之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越經濟走廊、中老經濟走廊、中緬經濟走廊、瀾湄合作機制、大湄公河次區域合作等眾多國際合作機制在雲南交匯疊加,凸顯了雲南的戰略樞紐地位。雲南從邊緣地區和“末梢”變為開放前沿和輻射中心,發展潛力大,發展空間廣。

  路,不僅僅只是路,它還是經濟、是社會、是政治。

  “努力縮小與全國平均發展水平的差距,必須突出交通先行,在加快推進綜合交通基礎建設特別是高速公路建設上下功夫,著力破除制約雲南加快發展的瓶頸,真正闖出一條跨越式發展的路子。”省委書記陳豪指出,要以完善內聯外通紐帶功能、打造戰略樞紐為目標,主動服務和融入國家發展戰略,大力推進“五網”基礎設施建設,補齊短板、打破瓶頸,隨著發展不斷提高標準和要求,形成有效支撐雲南發展、更好服務國家戰略的綜合基礎設施體係。

  “雲南不能成為‘一帶一路’建設中被遺忘和拋棄的‘驛站’!”省長阮成發説,研究雲南的交通問題,一定要放到習近平總書記對雲南定位的大格局中去考慮,弄清楚在這個大格局中交通怎樣去支撐?“比如怒江州生態很好、交通不行,它怎麼做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農民一輩子走不出山他怎麼進步?要自加壓力決戰‘十三五’,構建與‘三個定位’相適應的綜合交通體係。”

  把握住、把握好戰略的“窗口期”、政策的“黃金期”、跨越的“機遇期”,綜合交通運輸建設,成為雲南諸多戰略發展中的“先手棋”。

  “抓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是加快雲南高質量跨越式發展的重中之重,必須全部項目同步建設,改過去串聯式建設為並聯式建設。”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宗國英説,要緊緊抓住投融資這個主要矛盾,充分利用專項債券重大機遇,千方百計引進戰略合作夥伴,依法依規盤活存量資産,細化落實到每一個項目上,全力以赴保質量、保進度、保安全、保廉潔。

  公路全面疏通堵點、全力推進出境入滇的重點通道建設、提升省內省際通達度,滇中地區要進一步提升路網密度;鐵路提速增線擴能、盡量實現高速化、補齊運輸能力短板;水路打通重點航道、增強集疏運功能;航線提質擴容、提升幹支線服務能力……

  截至2019年底:

  ——公路骨架基本形成。境內公路通車總裏程26.24萬公裏,高速公路6003公裏、90個縣通高速,高等級公路1.3萬公裏以上、128個縣通高等級公路,農村公路22.64萬公裏,全省所有建制村通硬化路、通郵。

  ——鐵路布局不斷延伸。鐵路運營裏程4031公裏,其中高鐵1105公裏。目前,雲南高鐵可直達全國19個省區市主要城市。雲南高鐵已基本形成了1小時覆蓋滇中城市群,2至3小時覆蓋滇西、滇南、滇東南地區,2至5小時通達周邊省會城市,6至11小時輻射華南珠三角、華中湘粵豫、華北京津冀、華東江浙滬以及東南沿海地區的高鐵交通圈。

  ——民航網絡不斷完善。全省運營機場達15個、全國排名第3。2019年,全省機場旅客吞吐量7051.8萬人次、全國排名第4,昆明機場旅客吞吐量4807.6萬人次、全國單個機場排名第6。全省客貨航線達466條、國內外通航城市185個,雲南省至南亞東南亞國家通航點數量全國第一。

  ——水運建設突破發展,瀾滄江244界碑至臨滄港四級航道、金沙江中遊庫區航運基礎設施綜合建設等項目持續推進,百色水利樞紐通航設施項目前期工作全力推進,全省航道通航裏程達4538公裏。

  與周邊國家互聯互通方面:越南方向,昆明至河口準軌鐵路、高速公路已全線貫通,越南境內老街經河內到海防公路已實現全程高速化;老撾方向,昆明至磨憨高速公路全線貫通,老撾磨丁至萬象高速公路萬榮至萬象段預計2020年下半年正式通車;玉溪至磨憨鐵路段、磨丁至萬象鐵路段建設進展順利,預計2021年中老鐵路將正式建成通車;緬甸方向,昆明至瑞麗高速公路全線貫通,大理至瑞麗鐵路進展順利。

  從大山奔向大海,從末梢走向前沿。

  放眼雲南,一批批交通設施重點工程還在不斷推進,連點成線、織線成網,雲南綜合交通體係建設在戰略提升、跨區域聯動、陸水空聯運等方面步伐越來越快,服務雲南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越來越明顯。

  搶抓機遇,突破難點,新發展理念引領高起點高標準高水平建設

  “機遇是給有準備的人。”對于交通而言,規劃是先導、是引領、是抓住機遇的最好準備。

  “做好前期才會贏得機遇,忽視前期就會失去機遇。”在“十三五”開局之年,省委書記陳豪曾一再強調,國家設立專項建設基金、銀行儲備金率下調、加大放款力度等,都是加快高速公路建設以及其他綜合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黃金時期,也是難得的窗口時期。他要求凡是“十三五”規劃的項目爭取年內完成前期工作,同時要盡快開工建設;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的高速公路項目,要積極與國家有關部委銜接匯報,力爭今年內完成前期工作並開工建設。納入省“十三五”規劃的地方高速公路項目,全力加快前期工作,盡快完成報批,盡早開工建設。

  “十三五”期間,以規劃為載體積極爭取國家支持,雲南下足了功夫。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多次帶隊與國家各部委協調對接,最大限度地爭取國家和有關部委在項目、資金和政策等方面的支持。

  回眸“十三五”,雲南交通規劃引領,新發展理念的烙印非常清晰。

  ——抓好各種交通方式之間的銜接協調,全省一盤棋協調發展。

  2016年以來,《雲南省公路水路郵政交通運輸“十三五”發展規劃》《雲南省道網規劃修編(2016—2030年)》《雲南省“十三五”綜合交通發展規劃》等係列規劃出臺,強化了政府在政策、規劃、技術標準、信息傳輸、經營規則以及管理體制等方面進行統一協調和宏觀調控的作用,合理配置、集約利用資源,銜接、協調好公路交通與鐵路、軌道、航空、水運等交通運輸方式,努力形成相互配套、優勢互補、整體大于部分之和的格局。

  一盤棋謀劃,一幅圖規劃,一張網融合。

  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劉慧晏強調,積極推進綜合交通樞紐建設,要以建設層次分明、功能完備的綜合交通樞紐為目標,以昆明、曲靖、紅河、大理等為重點,建立省州市共建機制,選擇積極性高、條件成熟的地方建設示范性綜合交通樞紐,做好功能定位、項目選址、規劃設計等工作。

  “不重視規劃就會輸在起跑線上,做好規劃是實現彎道超車的有效途徑。”副省長王顯剛要求,注重在基礎工作上下功夫,注重在項目儲備上下功夫,注重在盤活綜合交通運輸一盤棋上下功夫,對照外聯、內暢、互通的要求,對綜合交通“十三五”規劃進行“回頭看”。

  以省會城市昆明為例,構建現代化綜合交通運輸體係,貫通國際大通道,鞏固樞紐地位,是“一帶一路”賦予昆明的挑戰和機遇。昆明交通正“內外兼修”“齊頭並進”,朝著構建綜合立體交通網的方向前行。

  昆明地鐵3號線日均客運量達到62萬人次,自建成試運營以來,成為連接主城與機場,主城與高鐵站,主城與東、南、西、北四大客運站換乘的軌道交通大動脈;昆明南站是西南地區最大的高鐵車站,站內就能實現高鐵、地鐵、公交和出租車等交通方式的“零換乘”;橫跨空港經濟區的呈黃路,全線通車後,從長水機場到昆明南站的車程,將由現在的50分鐘縮短到半小時左右。通過航空、鐵路、公路客運引入城市軌道、城市公交的接駁服務,昆明對外交通和城市交通間內暢外聯的“立體交通網絡”初步顯現。

  “十四五”期間,昆明市將全面加強綜合立體交通網建設,著力完善機場、鐵路和高速公路等重大交通設施網絡布局,加強多種交通方式之間銜接轉換,實現“零換乘”,提升綜合交通樞紐功能,構建一張布局完善、規模合理、結構優化、銜接高效、互聯互通的綜合立體交通網絡,打造區域性國際綜合交通樞紐。

  ——創新發展,是幹出來的不是説出來的。

  創新投融資舉措是破解制約高速公路建設問題的“殺手锏”,雲南在這方面的創新和共享理念可圈可點。

  引進大企業來投資,推廣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支持鼓勵企業以BOT(建設-經營-轉讓)、BOT+EPC(設計、採購、施工)、BOT+EPC+政府補貼等多種模式參與雲南省高速公路投資建設運營,支持企業以收費公路權益轉讓、授讓等方式投資雲南省高速公路項目,實現共同建設、互利共贏。

  世界500強企業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按照“整體打包”原則,以“BOT+EPC+地方政府補貼”模式進行了嵩昆、宣曲、蒙文硯、大昌、華麗高速公路的建設,已運營嵩昆、宣曲、大昌、蒙文硯4條高速公路總裏程304公裏,共有服務區5對、停車區4對、加水站2處、開通收費站20個,是雲南省收費公路裏程第二經營單位。

  “放開市場,重新洗牌,動作要快。”2018年12月11日,省政府召開專題會議研究綜合交通工作,聚焦完成2020年縣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目標完成引進大企業力度再加碼。“十三五”以來,雲南省44條高速公路利用PPP模式,吸引中交建、中鐵建、中電建、中鐵工、山東高速等一批實力強、信譽高的大型企業入滇參與高速公路建設。

  技術創新在雲南高速公路設計建設中也亮點頻顯。

  雲南特殊的地形地貌,決定了雲南高速公路設計建設的難度。在一些特殊路段和控制性工程建設過程中,設計施工人員大膽創新,注重在設計施工過程中的新材料、新設備、新工藝、新技術的應用與管理創新,助推高速公路突破一道道難關,不斷向前延伸,特別是在橋梁、隧道建設方面,實現了一次次的跨越和突破,這些創新成為雲南高速公路設計建設的一個個閃光點。

  雲南召誇至瀘西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白兆隧道,因穿越了滇東圭山煤田,被稱為“高瓦斯隧道”,在瓦斯爆炸、燃燒、坍塌等風險因素長存的情況下,項目對隧道洞內使用的所有機械設備進行了防爆改裝,控制爆破作業,保證通風滿足要求防止瓦斯積聚,在“高壓”狀態下順利實現了雙線安全貫通。

  雲南第一條雙向8車道的小龍高速公路嵩明隧道,雙向共有4條隧道,隧道施工採用雙向開挖施工,對開挖掌子面進行超前支護,超前支護在工字鋼拱部打設,四個洞每個洞內有完好的風槍12把、完好的混凝土噴槍4把、出渣車4輛,加快循環,100米/月的進尺全力推進保證隧道全面貫通。

  同時,在雲南省高速公路建設過程中,各施工單位扎實開展科技攻關,一批處于國際、國內領先水平的科技成果應運而生,這些技術的進步為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提供了強有力的科技支撐。

  亞洲山區跨徑最大鋼箱梁懸索橋——保山至騰衝高速公路龍江特大橋,運用20余項創新技術、多個國內首創的技術,對我國山區高速公路橋梁建設起到了積極借鑒作用。

  滇中城市經濟圈環線首條新建高速公路武定至易門,控制性工程勤豐2號特大橋需要上跨鐵路施工,施工方採取先澆築橋體再整體旋轉的施工方案,創下國內轉體橋中單次轉體角度最大、雙幅轉體靠攏後精度要求最高兩項國內同類施工記錄。

  安楚、思小、大麗等11個項目分別獲得國家優質工程獎、詹天佑獎和魯班獎,雲南省成為榮獲國優、部優獎項最多的省份之一。

  ——將綠色發展理念全面融入公路建設規劃、施工、運營及養護全過程,積極創建“綠色公路”,打造高速公路美麗“新名片”。

  “十三五”期間,德欽、維西、福貢、貢山4個縣暫不考慮修建高速公路,就是對生態承載能力充分論證後作出的選擇,也是尊重規律、保護生態作出的科學決策。

  “要實現公路建設與環境保護雙贏,必須牢固樹立‘最大限度保護、最大限度恢復’的和諧共生理念,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2017年6月21日,全省加快高速公路建設推進會議要求:嚴守生態功能保護基線、環境質量安全底線、自然資源利用上線“三大紅線”,做到生態選線、環保設計;集約利用資源,努力提高土地等要素資源的利用效率,謀求高速公路建設進度與品質的最大成效;大力引進新技術、新工藝,積極推廣新能源、新材料,建設綠色高速公路,實現綠色發展方式與高速公路建設的深度融合。

  “美麗公路”建設就是最典型的生動實踐。

  仲夏時節,在昆磨高速普洱至景洪段,羊蹄甲、紫薇、火把花等植物百花齊放,大風埡口隧道口姹紫嫣紅的三角梅,寧洱收費站立交粉嫩養眼的金絲桃,高速中央隔離帶嬌艷欲滴的木槿,在幾場雨水的洗禮和管理處的精心養護下,變得生機盎然。昆磨高速普洱管理處轄區管養路段植被豐富,公路蜿蜒穿梭在青山綠水間,共設有5個立交苗圃基地示范區,以開花喬木為主、地被為輔,四季開花,豐富了植物層次,一立交一風景,樹綠花紅的景象與高速公路融為一體交相輝映。

  這樣的美麗公路“樣板工程”,在雲南還有很多。

  大永高速在通過金沙江和程海徑流區路段,採取攔截、防護、沉淀等有效措施,防止泥漿污水流入金沙江和程海,有效保護高原水域環境;澄川高速在沿線綠化物種的選擇上大膽創新,將密蒙花、金銀花、金絲桃等當地大量中草藥品種引入高速公路沿線綠化工程中,不僅起到了綠化效果,還能為後期運營增加收益;雲鳳高速採用隧道路面後摻法環氧瀝青混凝土技術等技術,有效控制了資源佔用、減少了能源消耗、降低了污染物排放、改善了視覺景觀,污染物排放及碳排放明顯降低;楚姚高速聚焦自然和生物多樣性,通過科研項目,開展生態景觀修復,有針對性通過多層次、多樣化的植物選擇配置,增加景觀豐富程度,改善小環境氣候,實現景觀效果的長久穩定。

  隨著2019年12月怒江“美麗公路”主道建成通車,國省幹線、農村公路美麗示范路建成1萬公裏以上。

  ……

  苦幹當下,立足未來。

  2020年8月18日上午,五華山上省政府常務會議室,雲南省決戰縣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領導小組第6次會議正在召開。《雲南省縣域高速公路規劃建設示意圖》一直在3個巨大的電子顯示屏上展示著:紅色的是已建成高速、藍色是“能通全通”在建項目、黃色的是“互聯互通”國高項目、綠色的是“互聯互通”省高項目。

  “毫不松懈,再接再厲,克服一切困難,加快建設進度!”會議的部署擲地有聲。”3個小時的會議時間裏,參會人員結合各自部門、地區推進縣域高速公路的具體工作,只談問題不説成績。“緊盯目標壓擔子,挂圖作戰列單子,全力推進抽鞭子”。這是每次“能通全通”工程領導小組會的常態。

  這個小組,省長挂帥,多個省廳的“一把手”、16個州(市)的州市長們是成員,並明確各州(市)人民政府是本地決戰縣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的責任主體,主要負責同志是第一責任人。

  既抓當前又謀長遠,雲南綜合交通建設一路前行。

  突出重點,全力以赴,擼起袖子加油幹,決戰縣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

  2015年,省委、省政府出臺《關于推進五大基礎設施網絡建設5年大會戰意見》,規劃到2020年高速公路裏程達到6000公裏。

  2016年,省委、省政府出臺《關于加快高速公路建設的意見》,規劃“十三五”期間全省高速公路通車裏程達到8000公裏。

  2017年,省委、省政府提出實施縣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力爭雲南129個縣(市、區),除德欽、維西、福貢、貢山等4個縣外,其余125個縣(市、區)全部實現通高速公路。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雲南省將全面加快高速公路建設,確保綜合交通投資增長15%以上、投資總量力爭居全國第一,全省高速公路通車裏程超過9000公裏,進入全國前列。

  過去用25年修了4005公裏,“十三五”期間計劃5年修5000公裏,自我加壓,是努力補齊經濟社會發展短板的決心和擔當。

  雲南高速公路的大會戰序幕正式拉開,簽訂責任書,立下軍令狀,全省各地擼起袖子加油幹。

  保瀘高速老營特長隧道,40℃的高溫環境裏,工人只能靠冰塊降溫持續推進施工。100多人的突擊隊,24小時多班輪流幹,所有大型機械配套雙倍,爭分奪秒無縫鏈接施工工序,他們在跟時間賽跑。

  大永高速(麗江段),鑽機轟鳴,吊車林立,幾十臺施工機械同時作業,挖掘機不停揮動鐵臂,運輸車輛往來穿梭如箭,項目勇士7個月實現了前5公裏比原計劃提前18個月通車的艱巨任務。

  文麻(文山至麻栗坡)高速公路大法郎特長隧道,360米長的滑坡體,500多米的破碎帶,每個月的進尺只有十幾米。迎難而上,項目總工編寫施工方案,工程部長下現場指導施工工藝、工法,力爭2021年3月隧道能實現貫通。

  數據顯示:

  2017年,武定至易門、沾益至會澤、曲靖東繞城、小動養至磨憨等12條高速公路建成通車。

  2018年,雲南縣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加速推進,大理至賓川、鎮雄至畢節等5個高速公路項目建成通車。

  2019年,全省高速公路裏程突破6000公裏,90個縣通高速公路。

  加密滇中、沿邊拉通、滇西循環、互聯互通。為補齊高速公路建設短板,今年3月,省委、省政府決定在決戰縣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的基礎上繼續加碼,部署啟動實施縣域高速公路“互聯互通”工程。

  打造旅遊環線,建設新格局。雲南省提出加快完善大滇西旅遊環線。在原有1600公裏西北環線(大理-麗江-迪慶-怒江-保山-德宏)的基礎上,新增1600公裏西南環線(昆明-玉溪-紅河-普洱-西雙版納-臨滄-楚雄),形成“8字形”大環線,同時在大環線圈內建設形成若幹個小環線,開發出適合不同年齡階段、不同需求層次的旅遊産品,最大限度地滿足不同旅遊人群的個性化需要。“建設大滇西旅遊環線既是打通交通運輸通道的現實需要,又是促進全域旅遊、實現就業創業、助力脫貧攻堅、加快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抓手,更是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的重大舉措。”

  省委、省政府領導對大滇西旅遊環線高度重視、寄予厚望。

  補齊沿邊幹線,增加支線連接。雲南規劃建設起于瀘水、止于富寧的沿邊高速,串聯沿邊地區8個州(市)23個縣(市),規劃總裏程約1802公裏,總投資2214億元。在加快推動瑞麗-孟連、動醒-江城-綠春等沿邊高速公路項目的基礎上,實施孟連-動海、河口-馬關等4個高速公路項目,實現沿邊高速公路貫通,推動沿邊開放經濟帶發展。

  全力打造升級版高速公路服務區。按照標準化、景區化、數字化、嚴管理要求,雲南省將對全省高速公路服務區進行新一輪改造提升。2017年來,雲南省聚焦主要高速公路幹線,針對服務區設置不足、規模不夠、布局不合理的問題,新建、改擴建106個服務區,讀書鋪等26處服務區被評為全國百佳示范服務區或全國優秀服務區,實現了車加油、人休閒、路添彩,高速公路服務區成為了雲南全域旅遊的一道亮麗風景線。

  “全省高速公路服務區整治提升工作取得了顯著成績,但不是完結的時候,而是一個逗號,最多是個分號。要在這個基礎上進行新一輪改造提升,全力打造新的升級版。”省長阮成發提出更高要求。

  下一步,雲南省將對沒有納入改擴建范圍的服務區,按照規范,對標對表,投入資金,對衛生間、停車場、綠化景觀等進行提升改造,持續完善加油、充電、就餐、如廁、購物、淋浴等配套服務功能。在服務區大力引進深受群眾歡迎的知名品牌連鎖餐飲企業和便利店,開發更多智慧化應用場景,推進免費高速Wi-Fi全覆蓋,努力把服務區打造成為幹凈、有序、智慧、特色的“司機之家”“遊客之家”“雲南窗口”,更好滿足人民群眾高品質、多樣化出行需求。

  一條條巨龍在雲嶺大地上徐徐延伸,全省高速公路建設高潮迭起,全面提速態勢已經形成。

  帶動一方,惠及百姓,交通引領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強勁堅實支撐

  交織的綜合交通網絡,整合了人流、物流、信息流、資金流,為雲南經濟發展注入動力,也讓雲南百姓的生活邁入“高速時代”。

  雲南大部分貧困地區受制于交通欠發達,導致高原特色農産品難以外運、各種生産生活要素難以流動、産業發展難以發力。

  “在每一條高速公路規劃建設之初,要主動對接脫貧攻堅和産業發展需求,對每條高速公路的布線選點進行深入研究,盡可能與易地搬遷、産業扶貧相銜接,打通經濟社會發展的‘主動脈’。把縣域高速公路建成區域經濟發展的‘增長帶’,各族群眾增收致富的‘小康路’。要積極服務全域旅遊,既規劃建設便捷高效的‘快進’交通網絡,依托高速公路提高旅遊目的地的通達性和便捷性,實現遊客遠距離快速進出目的地;還因地制宜建設集‘吃住行遊購娛’于一體的‘慢遊’交通網絡,打造具有通達、遊憩、體驗、運動、健身、文化等復合功能的主題旅遊線路。”省委、省政府對雲南省綜合交通運輸的科學合理規劃,精心做好設計的要求清晰而具體。

  因高黎貢山而得名的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公路等級低,出行靠走、物流靠人是它曾經的樣子。隨著近年來交通建設一路快馬加鞭,農村公路基礎設施短板不斷補齊,一條條扶貧公路搖身變為百姓發家致富的“草果路”“山藥路”“草莓路”,成為脫貧摘帽的“先行官”。

  貢山縣茨開鎮牛郎當小組是有名的草莓種植村,近年來,村民靠種植草莓走上了脫貧致富的道路。然而,村民們的草莓地基本都在陡坡地,極大地阻礙了草莓的運輸。2018年,一條被稱為“草莓路”的水泥硬化路修通,解了村民的燃眉之急。茨開鎮嘎拉博村的黑媽小組村民鐘文華是村裏種植山藥最多的,過去最讓他煩惱的事就是如何把山藥運下山,如今新的一批山藥還沒分揀好就已經被預定了,等到打包好後就可以用車直接拉去給顧客。修一條路,造一方景,富一方百姓,這是人們對“交通興則百業興”的樸素認識。

  據統計,2015年至2019年,全省累計完成農村公路固定資産投資1022.94億元,新改建農村公路11.24萬公裏。截至2020年5月底,雲南省“十三五”交通扶貧規劃確定的鄉鎮和建制村實現建制村100%通硬化路、通郵,具備條件建制村100%通客車,為全省79個貧困縣摘帽、8073個貧困村出列、511萬貧困人口脫貧提供了堅實保障。

  “依托于建制村直接通郵率和快遞鄉鎮網點覆蓋率超過90%的基礎,雲南郵政業可借機著力提升寄遞服務水平,打通農産品上行‘最初一公裏’和工業品下鄉‘最後一公裏’。”省郵政管理局負責人介紹,雲南地理條件特殊農村投遞郵路單程長達16萬公裏。融入並銜接綜合交通體係,全面深化交郵合作後,“雲花、雲茶、雲果、雲菌、雲藥”等雲南特色農産品,可大力依靠電子商務“走出去”。

  香格裏拉的松茸搭載雲南波音757郵航全貨機專線,當天就能直接送達世界第三、亞洲第一的南京中郵航空速遞物流集散中心,全國62個城市可實現今日寄、明日達,138個地級城市可實現隔日遞。

  越來越多的雲南山珍和餐桌不再遙遠。

  交通運輸方式的突破,也深刻推動著雲南産業的進階和發展。

  2016年,雲桂鐵路開通,文山因普者黑設站,一步邁入“高鐵時代”。如今,“遊普者黑、住仙人洞、品撒尼民俗文化”的招牌,使越來越多的遊客慕名而來。

  同樣的,昆楚大動車的開通,加速了滇西旅遊轉型升級,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將會蜂擁而至,匯于蒼山、玉龍雪山腳下,聚于洱海之濱,滇西地區旅遊業實現快速發展。

  高鐵幫助雲南拉近了與東部長三角、泛珠三角經濟帶等經濟發展地區的距離,讓更多的人發現雲南商機,為承接東部産業轉移提供了條件。高鐵開通後,富源縣已吸引36家企業入駐當地工業園區,大力開發煤炭資源,打造鋁産業集群;在文山普者黑高鐵站物流園區,年産值100億元光電科技項目落地。

  今年以來,雲南省深入推進省內環飛航線開辟工作,推動省內熱點旅遊城市間環飛常態化,加快省內“串”起來、“環”起來。截至目前,雲南開通了19條省內環飛航線,覆蓋麗江、西雙版納、芒市、大理、保山、騰衝、昭通、臨滄、普洱、瀾滄、文山11個機場,全省環飛航線周執行航班量已超300余班。隨著環飛航線的開辟,從風花雪月的大理到神奇美麗的西雙版納,從世界佤鄉臨滄到養生天堂普洱,從磅薄烏蒙昭通到永遠的香格裏拉……

  産業擁抱“高鐵”“航線”,給經濟發展帶來“紅利”和“甜頭”。

  近日,雲南《關于加快構建現代化産業體係的決定》正式出臺,雲南立足發展新目標再次起航。

  “現代化産業體係要求構建快速、高效、智能、安全、綠色的現代基礎設施網絡支撐。”副省長邱江説,“十三五”以來,雲南綜合交通運輸進入了全面提速階段,交通基礎設施實現了從“基本緩解”到“基本適應”的重大轉變。接下來,雲南將構建現代化綜合交通運輸體係。

  構建現代化綜合交通運輸體係,首先是進一步加快補齊交通基礎設施短板,逐步建成完善的交通基礎設施網絡,服務和融入國家重大發展戰略,著力加快同周邊國家互聯互通國際大通道建設步伐。其次要加快深化交通運輸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交通基礎設施重大工程建設取得成效,早日形成有效交通運輸供給能力。再次要構建有效銜接的多層次運輸服務網絡,服務産業的轉移承接、資源的有效開發和資金技術人才的合理流動,促進雲南與周邊省份、省內各地區間的分工與協作。

  “十四五”將是雲南綜合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機遇期,省委、省政府強調,要立足更好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抓住交通強國試點省份建設機遇,堅持全省“一盤棋”,加強方向性、戰略性問題研究,潛心謀劃好“十四五”綜合交通發展。要加強與國家部委的對接,加強對州市規劃工作的指導,統籌好“十四五”綜合交通發展規劃與經濟社會發展規劃、國土空間規劃等,深入研究儲備一批綜合交通項目,特別是縣域高速公路“互聯互通”工程項目,做實做細做深前期工作,加快建設以昆明為中心、輻射各州市的高速公路網,更好暢通人流、物流、信息流,帶動沿線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促進區域協調發展。

  雲南的交通史記錄和守望著雲南的發展史,放眼未來看交通,雲南一通百通。(記者 譚晶純 李承韓 段毅)

【糾錯】 [責任編輯: 范芳鈺]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101394509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