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頻道

雲南非遺·麗江記憶(5)大山裏的學校 傳承東巴文化的搖籃

2018年05月09日 09:58:00 | 來源:新華網

航拍新主村。新華網 劉馨蔚 攝

  新華網昆明5月8日電(劉馨蔚 潘越)在滇西北橫斷山脈腹地,坐落著一個祥和而安靜的村莊——新主村。麗江市東巴文化傳承基地就坐落于此,成為傳承和弘揚納西族東巴文化的搖籃。

  2005年,為完成祖輩的心願及保護傳統文化,和桂生和幾個東巴後裔共同籌建東巴學校,把東巴文化的傳授從傳統的火塘模式過渡到學校模式。十三年來,學校共招募了210余名學員。

航拍東巴學校。新華網 劉馨蔚 攝

  “白天在田地裏看,晚上在火塘邊看,東巴經書幾乎沒離過身。”

  和桂生自幼在納西族傳統文化濃鬱的村落裏成長,小時候他常與東巴阿普(爺爺)圍聚火塘,拿著火把學習東巴字,誦讀東巴經書。成年後,在村裏的東巴和學典的指導下,和桂生僅用3年時間就掌握了20多部東巴經典。

  和桂生24歲時拜和聖典(現為國家級傳承人)為師,係統學習各種儀式規程。至今很多村民還清晰地記得當年和桂生邊犁田邊讀經書的情景。

和桂生在火塘邊給弟子們上課。新華網 李寧 攝

  “白天在田地裏看,晚上在火塘邊看,那幾年東巴經書幾乎沒離過他的身。”和桂生的母親説,2001年,師傅看他可獨擔重任,便推薦他去主持喪葬、祭署、祭祖等儀式。

  2008年,和桂生參加了麗江市政府組織的“東巴文化保護傳承強化培訓班”,納西文化及東巴文化知識得到了係統加強。之後又參加了玉龍縣首期東巴畫培訓班,提高了傳統東巴畫繪畫技藝。

  通過多年孜孜不倦的學習,和桂生的東巴文化基礎日漸厚實。2009年,他被評為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傳承人。

和桂生教學生制作東巴面偶。新華網 李寧 攝

  “沒有家人的支持,就不會有東巴學校的今天。”

  多年來,和桂生一直有個願望。

  清代後期,新主村著名的大東巴和世俊及和桂生的高祖父阿普東布曾商議要創建東巴學校,因兩位先輩年邁未能完成心願,和桂生從小就立志在新主村建一所東巴學校,完成祖願。

  2004年4月,和桂生開始在家招收徒弟傳承東巴文化,報名的有16個學員。在當時的條件下,師徒17人只能進行傳統的火塘文化傳承,白天務農,晚上圍聚在火塘邊學習。

  考慮到今後的傳承及發展,和桂生多年來的願望越來越強烈,他決定付諸行動。

學生們正在為東巴畫上色。新華網 李寧 攝

  “沒有家人的支持,就不會有東巴學校的今天。”當他告訴家人自己的決定時,家人便拿出自家的一塊自留地作為校址,學員也加入到建設學校的行列中,白天挖地基、砍木料、搬石頭,晚上圍在師傅家的火塘邊學習經書。

  2005年教室建成後,和桂生把教學地點轉移到東巴學校,考慮到白天要幹活,教學時間就規定為晚上7點至10點半。從此,東巴文化的教學也從傳統的火塘模式過渡到學校模式。

  學校基本建好後,附近的東巴後裔都到學校學習。除了東巴後裔,和桂生把重點招收對象確定為在民間起一定文化傳承作用的年輕人。

  通過和桂生的不懈努力,學校逐漸有了規章制度,組建了校領導班子,有了資助單位,培養出了一批又一批年輕的東巴。

學生在學校裏學習東巴文化。

  “資金不足一直是最大問題。”

  “學校剛建成時條件十分困難,20多個學生擠在一個房間裏。”和桂生説,“一直以來學校最大的困難還是資金問題,學校要有自己的資金來源,才能得到更好的發展。”

  和桂生只是一個農民,每年收入2萬多元,家裏有6口人要養活,因此他不得不四處奔走籌集資金。“為了這個學校,我一年365天只有20來天是呆在家裏的。”和桂生説。

  至今和桂生的徒弟還在調侃:“要不是師父臉皮厚,不顧別人的閒言碎語,一次又一次跑去找人資助,學校恐怕早就半途而廢了。”

  和桂生還提出以農養校的想法,學校建立自己的農業基地,其收入支持學校建設和學員學習。目前,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個人育了5畝滇重樓苗。

  十多年來,學校已初具規模。麗江市人民政府在學校挂牌成立了“新主東巴文化傳承基地”;市博物館、東巴文化研究院分別在學校成立了東巴文化傳承點和田野調查室。

  此外,學校還被雲南省文化廳、雲南省文産辦表彰為“雲南文化傳承示范村”,歸入“土風計劃”的扶持項目中;2016年6月,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東巴畫培訓基地在學校挂牌。

學生在學校裏學習東巴文化。

  “要讓這項文化遺産一直傳承下去。”

  2015年5月開始,和桂生帶領8個徒弟開始抄寫東巴經書,並于2017年12月捐贈給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這件事讓我覺得特別驕傲。”和桂生説。

  目前,新主東巴學校培養的學員中,8位已列入市級傳承人,5位列入縣級傳承人,麗江市東巴文化傳承協會與玉龍納西族自治縣公認的東巴學院考核評定中,有2位成為東巴傳承師,8位獲得東巴傳承員榮譽稱號。

  伴隨著發展,一些責任也隨之落在學校身上。“一旦挂上各種牌匾就要對得起別人對學校的信任,不僅要讓牌匾掉不下來,而且要在學校大門上‘閃耀’。” 和桂生説。

  為此,學校從2010年開始面向整個納西族地區招生,每年一期的免費培訓,講授東巴經書、面偶制作、東巴畫、木牌畫、儀式等課程,目前已完成十期培訓。整理了1043本東巴經書,2幅神路圖,22幅卷軸畫,200塊木牌畫。

  最初的披荊斬棘已辟成道路,路過泥濘,也路過鮮花,和桂生在東巴文化傳承的路上走了二十多年。“今後5年內,我希望在自己的帶動下,推動東巴文化進入中小學課堂;做好東巴畫傳承基地的5年培訓工作,培養一批納西族傳統東巴畫人才,並讓此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一直傳承下去。”(完)

  

【糾錯】 [責任編輯: 丁凝]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11371089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