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州市 教育 社會 圖片 經濟 服務 雲南故事 雲南青年説融媒報道

梅裏作證——藏族漢子斯那定主生活變遷記

2020年03月26日 16:40:44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昆明3月26日電(記者王長山 楊靜 楊牧源 胡超)51歲的藏族漢子斯那定主坐在説打湖邊,拉起弦子,樂曲悠揚舒緩,婉轉動聽,飄蕩在山間。看著湖裏的梅裏雪山倒影,斯那定主的思緒不自主地回到過去,他感慨著:雪山高高地聳立著,它注視著我們,也見證著我們生活的巨變。

  雪山下的變化

  斯那定主的家在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德欽縣佛山鄉江坡村説打村民小組,這個小山村生産生活方式與許多藏族村落大體相同,特別之處是説打位于世界自然遺産“三江並流”的腹地,瀾滄江岸邊,與充滿傳奇色彩的梅裏雪山隔江相望,村子高處的説打湖像面鏡子一樣,倒映著潔白的雪山。

  雪山聖湖、峽谷峻嶺、田園牧歌……十幾戶人家星星點點地散落在山坡上,世外桃源一般。以前,村民世世代代生活在與世隔絕的狀態中,貧窮如影相隨,再美的風景也無心欣賞,那時候斯那定主拉的弦子就充滿了哀傷。

  “真窮啊!”回憶起小時候生活,斯那定主唏噓不已。斯那定主的媽媽是裁縫,他穿的褲子是媽媽做的,一穿幾年,補丁摞補丁,有時還要借給別人穿。一角錢可以買十塊的水果糖是他吃到的最好東西,那種特別的香甜伴隨著他整個童年,至今仍回味在齒間。

  當年,斯那定主到鄉裏上學,沿著崎嶇的羊腸小道,騎著毛驢,要走上半天。“不通公路,為馱東西,家家養毛驢養騾子,吃水要到山坡下背,糧食也要背,村民生活都很苦。”他説,自己13歲就回家放羊了。

  梅裏雪山一直高高地聳立在江對岸,村民心中把它當作神山,沒有想到欣賞美景,也沒有想到雪山會改變自己的生活。修房築路、通水通電……黨的政策像春風一樣,讓説打換了容顏,迎來了巨變。

  “現在,到鄉上開車40多分鐘,村民家門口就是硬化路,可以通到北京;以前,一萬元是不敢想的數字,現在家裏賺的錢遠超萬元……”談起村子裏變化,斯那定主黝黑的臉龐上露出笑容。現在,除了種地、撿松茸挖蟲草等,斯那定主對小組黨支部書記、弦子哥、民宿業主這三個身份特別看重,這些身份讓自己變化明顯。

  弦子哥”的新作為

  歷史上,江坡村是“茶馬古道”重要驛站,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文化背景孕育了絢麗多彩的民族歌舞文化,江坡村成為遠近聞名的“弦子之鄉”。

  “用牛皮做弦子皮,用五角楓做弦子頭,用杜鵑木做桿,用上好的漁線做弓弦。”談到弦子,斯那定主打開了話匣:13歲時和爺爺學做弦子,唱與跳的技能源于傳承也得益于天賦,到自己兒子做弦子已是第五代。

  多道工序完成後,調音在斯那定主看來十分重要。在自家的屋頂上,微風輕拂,遠處的梅裏雪山熠熠生輝。他神情凝重,正對一把弦子反復調試,直到露出滿意的笑容:音調好了,這把弦子才有靈魂。

  2000年前後自己做的弦子一把才賣80元,現在好的一把能賣六七百元……靠賣弦子,去年家裏增收3萬多元。因會做弦子、會跳弦子舞、會唱,斯那定主被大家稱為“弦子哥”,近20年做了2000多把弦子。

  近年來,許多遊客會跋山涉水到説打,來領略梅裏雪山的神聖美麗,來尋找湖映雪山的寧靜。到村後,這些遊客在村民家裏借宿和吃住,也會付一些費用。但交通不暢,條件較差,來的人並不多。

  2017年,廣東佛山的一些人士來村考察,被這裏絕美的風光和淳樸的民風折服。第二年,便和德欽有關部門及村裏合作成立梅裏雪噠湖開發有限公司,打造民宿等産業。于是,做弦子成為愛好和副業,當好支部書記,帶領大家發展民宿搞好産業成了斯那定主的主業。

  “一開始,村民大都觀望,能否賺到錢心裏沒譜。”斯那定主説,這是好産業,保住雪山湖泊、峽谷森林,又能帶來實惠。雖然苦口婆心,但村民還是想不通。

  沒辦法,斯那定主和村小組長立青都吉、會計格茸定主三人決定帶頭示范,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讓大家看到實實在在的效果。

  三人自己請工、準備木料,公司提供鋼筋、水泥沙子等建材及家具,完善供電供水排污等基礎設施,斯那定主三人就在自家院子裏開工。去年8月,古香古色的藏式民宿建成迎客。

  “斯那定主為了民宿傾心傾力,十分難得。”公司常務副總經理程曦説,他多才多藝,口才好還幽默,完全可以當“音樂和藝術總監”。

  梅裏作證

  走進斯那定主家院子,二層樓的民宿很顯眼,透過大大的落地窗,對面的梅裏雪山群峰一覽無余。來到家裏住宿的遊客經常會坐在窗前沙發上,伴著一杯清茶,面朝雪山,能靜靜坐上半天。就是躺在寬闊的木床上,也能眼觀聖潔的雪山。

  遊客由公司統籌,按照遊客意願選擇農戶入住,跟著農戶吃農家飯,也可和農戶一起上山體驗撿松茸等;收益村民和公司各佔50%;一年公司還給每戶1萬元固定收益……這種大山裏沒見過的經營模式漸漸走入村民心中。

  眼見為實。在斯那定主等人的帶動下,村民行動起來,分批建設藏式民宿,最後一批農戶的民宿主體工程已建完,今年內説打村的民宿可全面開業。“這個是長久的産業,雪山在,它就在。”斯那定主説。

  江坡村由説打村民小組等7個小組組成,有住戶167戶。近年來,各小組根據特點分別開展油橄欖、葡萄等種植業和牦牛、山羊等養殖業,開展鄉村旅遊業,去年人均純收入2.66萬元。

  “2016年人均純收入8000元,前幾年更少了。”江坡村黨總支書記扎史農布説,以前背水吃,現在自來水入戶,以前污水直排,現在要在污水處理廠處理,以前人背馬馱,現在汽車開到家門口,江坡村的變化翻天覆地。

  除了種地、賣弦子、撿松茸挖蟲草、打工、政策補助等收入外,又增加了民宿這一項,斯那定主去年家裏收入接近10萬元。“在村裏,這還不算最多的。”他笑著説。

  “雪山雖不會説話,但它見證著我們的生活由窮變好,還會見證我們未來的日子更好。”站在家裏屋頂,看著巍峨聖潔的梅裏雪山,斯那定主説。(完)

[責任編輯: 劉東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9121389196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