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州市 教育 社會 圖片 經濟 服務 雲南故事 雲南青年説融媒報道

他們的健身世界,無關年齡

2020年10月25日 09:17:34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昆明10月25日電 題:他們的健身世界,無關年齡

  新華社記者

  也許和20歲的人相比,60歲的他們已不再年輕。但他們都説:與自己比,“今天”是余生最年輕的一天,年齡只是數字,不是標尺;夢想只會遲到,不會缺席。

  一年騎行4萬公裏、挑戰在滑板上滑輪滑、帶著年輕人練健身氣功、組織更多老年門球賽……他們的夢想與年齡無關,與體育有關。他們説,不管多老,都會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不管多大,都能活出想要的精彩。

  重陽節到來之際,一起走進他們的健身世界……

  自行車——一年繞地球騎一圈不是夢

  21日早9點,雲南省玉溪市澄江市,一夜雨停。64歲的周永安在車把手上挂了件雨衣,出了門。

  老周的白胡子長到了喉結,他很享受騎車時清風拂須的感覺。老周今年的目標是騎4萬公裏,約是地球赤道的周長。按目前的進度,到12月10日,他就能圓夢。“等于我一年繞赤道騎了一圈!”

  老周一天要騎行近10個小時,150公裏。他每天會繞著撫仙湖騎,這是離家最近的風景。天氣好時,他騎到出汗,汗水挂在胡子上,騎行服裏有鹽花;下雨時,他穿著雨衣騎,大口吸入負氧離子。

  周永安的完賽獎牌有50多枚,而他最看重的是第一次比賽那塊。那是2009年“瓦藤”雲南玉溪環撫仙湖國際自行車節,還在縣文化館上班的老周100元買了輛二手公路車就報了名,沒想,竟得了第六,這讓他大受鼓舞。

  “我對這個世界,依然好奇。”自行車像是展開的觸角,讓他接觸到了更廣闊天地,也帶他去了更遠的地方。他環過渤海,到過西藏,把雲南九大高原湖泊都遊了個遍。

  路上無論遇到什麼,老周都是笑臉相對。路滑摔倒、爬坡疲累、車胎破損、彈石路顛得腦仁疼……“停下來都能補救,吃口幹糧、喝口熱水、看看風景,繼續上路。沒有過不去的坎。”

  老周懂車。他的七輛車,大多自己組裝。每次上路,他必帶補胎工具盒、多用螺絲刀、氣筒。沿途,他幫著解決的爆胎事故就有十多起。

  “與其花百元看醫生,不如花一元去健身。”這是老周的口頭禪。他從來不服老,也不畏老,每一年都會給自己設個目標,然後去實現。“騎行的路,只要自己不停,就沒有盡頭。”

  輪滑——老年人也有速度與激情

  早晨9點,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一群老年輪滑愛好者正在感受“追風”快樂。兩位老人手拉著手,慢慢抬起左腿,擺出“雙飛燕”姿勢;一位老人一邊抖空竹一邊滑,手腳並用;五位老人互搭肩膀,滑出了一字形……

  他們中,動作難度係數最高的,當屬張凱。只見他腳蹬輪滑,慢慢站上滑板,幾米後,他的雙腳都踩到了滑板上……周圍人開始鼓掌。

  張凱在56歲才找到愛好——輪滑。今年70歲的他已有14年滑齡。輪滑競速、花式輪滑、輪滑抖空竹都是老張的絕活。最近,他又在嘗試新挑戰——滑板上玩輪滑。“我喜歡滑板,也喜歡輪滑,魚和熊掌都想兼得,幹脆兩樣一起滑。”

  張凱的老年輪滑隊平均年齡60歲,最大的78歲。“輪滑讓我們找回了年輕時熱血沸騰的感覺。”老張説,從簡單到花式,從單人滑到組合滑,每一次挑戰不可能,都是超越。

  老年人玩輪滑,難免摔跤,但傷好後,他們都會選擇迅速歸隊。“即便傷了,我們也沒想過放棄,就想滑得更好。”

  張凱不斷向周圍人展現著老年輪滑的魅力,他的“滑友”遍布各年齡段,有找他切磋鬥技的中學生,有請他授課指點的上班族。滑了14年,張凱覺得自己的協調力、反應力越來越好,身體狀態也更年輕。

  “老年人的運動同樣可以充滿速度與激情,我會一直滑下去。”張凱説。

  健身氣功、門球——老年人的新型社交

  早晨6點,遼寧省丹東市錦江山公園大平臺,68歲的姚克榮已帶領數十人在練健身氣功。

  老姚接觸健身氣功,源于年輕時一次受傷。1989年冬天,姚克榮領著大夥修大壩,挑土時,扁擔突然折斷,他把腰閃了。康復中,老姚聽從醫生建議,開始練五禽戲。2003年,國家開始推廣健身氣功,老姚成了丹東最早一批愛好者。

  流行的健身氣功主要有九種功法。由于十二段錦是坐姿,太極養生杖需帶器械,因此老姚主要練其他七種。

  多年的堅持不僅讓老姚恢復了好身板,也讓他帶動更多年輕人參與了進來。“輔導站年齡最大的91歲,最小的30歲。真高興看到健身氣功的‘朋友圈’越來越大。”

  深秋,新疆烏魯木齊市已露寒意。早晨8點,66歲的葛富貴來到社區門球場,清掃落葉、整理球具、歸零記分牌。

  老葛是社區老年門球隊的負責人,30多歲結緣門球時,他還在喀什地區工作。“當時是工作需要,要我帶著退休老人健身。”之後,老葛被選派參加了門球裁判培訓班,考取了國家級裁判員,之後他一直推廣門球。

  “門球很適合老年人,運動量適中,受傷風險也小,打球時還要動腦筋、講戰術、打配合,既健身,又健腦。”他説。

  2014年退休後,老葛一家搬到了烏魯木齊。小區裏有標準門球場,還有數盞大瓦數的射燈用于夜間照明。“夏天7、8點就有人來打球,晚上11點才關燈。”

  老葛球打得好、懂規則,組織比賽輕車熟路,很快被大家選為球友會負責人。除了“內鬥”,老葛還會帶著大家出門“挑戰”。“健身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搭建平臺交友。”他説。

  近期,老葛將參加新疆門球協會換屆選舉。他説:“如果能當選主席,我想辦的第一件事就是搞全疆范圍的門球比賽,讓大家熟絡起來,切磋起來。”(執筆記者:岳冉冉 參與記者:魏婧宇 馬鍇 張逸飛 吳寒 王菲)(完)

[責任編輯: 丁凝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11394653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