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通一達”歸鄉記 短短4個月,快遞四巨頭為何悉數將重點産業搬至桐廬
2020-08-12 10:23:48 來源: 浙江日報
圖集

  從杭州城區向西南奔馳70公裏,便是“中國民營快遞之鄉”桐廬。這裏自古就是水陸交通匯集之處,《周禮》中説,“凡國野之道,十裏有廬。”這裏的“廬”就是指古代郵驛通信之所。

  今年以來,4筆關于桐廬富春未來城的“大單”,讓全國快遞業的目光聚焦在這座小縣城上——

  6月24日,“圓通國家工程實驗室創新研發基地”正式簽約落戶未來城。在此之前,4月2日,中通快遞第二總部項目正式簽約;2月26日,正處在疫情防控關鍵期的桐廬,通過視頻方式簽約申通國際總部和韻達全球科創中心項目。

  至此,佔據了中國快遞市場近60%份額的“三通一達”,在短短4個月內都將各自重點産業搬至桐廬,也是4家企業創始人共同的家鄉。

  事實上,今年5月6日,快遞業這四大巨頭已經與桐廬展開實質性合作。當天,國內首個快遞物流裝備物資集中採購交易中心正式在桐廬落地運營,“三通一達”及順豐當場承諾交易額115億元人民幣。

  “三通一達”為何選擇在此時抱團回歸?除了難以割舍的鄉情,又是什麼驅動他們歸鄉的腳步?從10年前的“快遞人之鄉”,到現在喊出打造“快遞産業之鄉”,桐廬的新目標進展如何?

  帶著這些問題,我們輾轉桐廬、上海約訪當事人,希望還原記錄“三通一達”歸鄉的全過程——

  “走出去”的三通一達,為何“回來了”

  中國民營快遞的發展,是一個逆襲的劇本。最膾炙人口的故事莫過于,4家行業巨頭的創始人均來自桐廬鐘山鄉、橫村鎮大山深處的小村莊。

  上世紀90年代,民營快遞“鼻祖”、申通快遞創始人聶騰飛離開家鄉的一個原因,就和當時桐廬經濟發展較為閉塞有關。

  回望過去20多年,對桐廬人而言,他們一直在走一條“走出去”的路。從最早的鐘山鄉,再到附近的分水鎮、橫村鎮等地,越來越多的桐廬人投身快遞業,並在互聯網和電商行業快速崛起的巨大利好下,逐漸在全國快遞業市場上站穩了腳跟,也在國際市場上有了自己的位置。

  2017年1月,“三通一達”全部上市成功。而今,市值總計2000多億人民幣的四家快遞企業都在構建海外網絡,對標全球性的快遞物流企業。

  越走越遠的“三通一達”,此番為何又決定將關係企業未來發展的總部項目或科創中心放回桐廬?

  在被譽為“快遞重鎮”的上海青浦,“三通一達”的總部比鄰而居,我們逐個拜訪四家企業的負責人細聊此事。

  “走得越遠就越想家鄉。”在申通快遞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德軍看來,這是一個不需要太多猶豫的決定。在他的茶幾上,這個季節總會放置幾枚鮮桃。對于他來説,那是“忘不了的家鄉味”。“七八歲的時候,我在家種了一棵桃樹,從小吃到大。所以每次吃桃子,就會想起桐廬。”

  2019年4月,首屆“桐廬人”大會上,縣委書記方毅向“三通一達”盛情發出“快遞回歸”的邀約,四家企業當場就簽約了12個項目,協議投資總額超150億元。還不到一年,申通又將國際總部落地桐廬。

  對于這些舉動,陳德軍坦言很大一個原因是出于“鄉情”:“既然家鄉有需要,那麼我們就回來。”

  這一點,富春未來城開發建設指揮長施建華也感受到了:“如果只是比政策,桐廬不一定能排第一。可去‘三通一達’的時候,我們總是被優先接待。這種感情,是一種信任,更是一種責任。”

  當然,回歸是回饋,也是布局,更是快遞企業與地方之間的相互需要。在陳德軍看來,杭黃高鐵的開通,讓桐廬的區位優勢逐漸凸顯:“長三角一體化是趨勢,現在桐廬的交通條件越來越優越,可以大大降低企業的運輸成本。而縣委縣政府打出的生態牌、環境牌,也讓我們看好。”

  利好並不僅僅來自桐廬。今年3月,浙江率先出臺意見試點快遞“兩進一出”,推進“快遞進村”“快遞進廠”“快遞出海”,提出到2035年底率先全面建成快遞強省;6月,省經信廳擬定相關行動方案……不斷傳遞出來的積極信號,讓“三通一達”對回鄉之路充滿信心。

  “浙江經濟發達,電商行業産業鏈相對更完整,也更集聚。這次回歸浙江、回歸桐廬,是我們實踐‘兩進一出’方案的重要機會。”中通快遞創始人賴梅松表示,“機會稍縱即逝,必須緊緊抓住。”

  這條回鄉的路,其實已經走了十年

  不過,歸鄉,並不是一條簡單的路。

  在鋪設這條路上,桐廬已經傾注了整整十年心血——

  早在2010年,桐廬縣委、縣政府就制定發展戰略,要求全面實施“快遞回鄉”工程。至于為何到今年才結下了“碩果”,桐廬縣快遞回歸攻堅戰總指揮長周海靜有自己的理解:“從前,我們並沒有吃下這塊蛋糕的平臺和資源。同時,那些年的‘三通一達’正處于開疆拓土的快速發展期,並未上市進入資本行列,對他們來説,布局全産業鏈、打造快遞生態的時候還未到。”

  路基需要慢慢夯實。2010年以來,桐廬先後建起快遞産業服務園區和桐商總部園,陸續招引落地和培育快遞産業關聯項目118個,但桐廬並不滿足于這樣的簡單集聚:“短板很明顯。以制造為主,研發、市場兩端在外,産業層次偏低、缺少內生動能等問題比較突出。”

  想要吸引高端核心産業的集聚,首先要有能吃下“蛋糕”的能力。築巢引鳳,被視為關鍵一環。

  2018年12月25日,桐廬跨入高鐵時代。彼時,桐廬就確定在高鐵站附近的東興路區塊造一座高鐵新城,其中一項重要功能就是作為承載快遞産業回歸的物理平臺,同時也是宜居宜業的年輕活力社區。截至2019年底,這座被命名為“富春未來城”的新城已完成總體規劃編制,重點區塊也徵遷完畢。

  “筋骨”已展,但若沒有扎實的“內功”護持,事亦難成。

  項目審批不斷加速,惠企政策無縫銜接,桐廬堅持要將營商環境做到最優。以“最多跑一次”改革為引領,首創投資項目“一站式”服務中心;2019年5月,全國首個民營快遞發展中心挂牌成立,專門解決快遞産業的一攬子難題;此外,桐廬還建起服務快遞行業的“三張清單一張網”,從縣委書記到村委書記都是“服務員”……

  政企對話不斷拉近。疫情期間不能見面,那就線上談。韻達的回歸,就是由數十通電話聯結起來的。與桐廬洽談的韻達副總裁符勤,是一個心細如發的管理者。從1月29日到2月26日,雙方整整進行了40多通電話會議,最長的一次電話會議開了兩個半小時,小到工程進度、水電怎麼裝,大到發展規劃、未來發展,都一一敲定。“更多的是要為企業做‘媽媽’式的服務,讓對方感受到家人般的溫暖。”施建華説。

  從2018年年底開始,桐廬還啟動了“我們的”係列活動,通過一期期“早餐會”“籃球賽”“視頻會”等,收集企業所思所盼,為企業紓困解難。“三通一達”掌舵人都曾多次參加過桐廬的“早餐會”,為行業發展和家鄉發展建言獻策。

  “三通一達”歸鄉的“最後一公裏”也是在這樣的促膝長談中走完的:4月15日,在上海市青浦區圓通快遞總部,桐廬縣委主要領導專程將《深入推進‘快遞紅網’工程的若幹意見》《桐廬‘快遞小哥’關心關愛11條》的徵求意見稿送到“三通一達”手中,希望聽聽大家意見。

  “這麼多縣領導一起出動送服務、送政策,讓我們很感動。”圓通速遞有限公司董事長喻渭蛟回憶説。也是在此次會晤後,圓通加快了回歸的腳步。富春未來城全力配合,前後設計4個版本規劃稿,最終將圓通國家工程實驗室創新研發基地項目帶回了桐廬。踏入桐廬縣政府會議中心後,喻渭蛟的第一句話是:“回家的感覺真的太好了。”

  2010年,他和妻子張小娟在北京輾轉數月,最終將“中國民營快遞之鄉”的金招牌捧回桐廬。如今,隨著家鄉的發展,這塊金招牌又被賦予新的意義,“快遞人之鄉”正在加速升級為“快遞産業之鄉”。在喻渭蛟看來,正是一張張個性化定制的藍圖、一次次充滿誠意的拜訪讓圓通感受到了家鄉的誠意。“縣裏做了大量細致的工作,按照每個企業的特質和回歸項目的不同做了差異化的方案,讓我們回到家鄉後有更好的發展平臺,創造更大的價值。”

  不止遊子歸來,更是一場雙向突圍

  塵埃落定,回頭再來仔細審看這4家公司總投入126億元的“歸鄉記”,會咂出時不我待的“味道”:

  申通快遞國際總部,將引入多個快遞産業鏈獨角獸項目以及相關聯企業,並延伸打造依托快遞經濟的休閒服務業集聚區;

  韻達全球科創中心項目,擬入駐快遞關聯區域型總部及物流智能研發中心;

  圓通的國家工程實驗室研發基地,將同步遷入其直屬的網絡運營中心、客戶服務中心、人才培訓中心及全網車輛管理中心等部門;

  中通快遞第二總部將包括科技研發、服務質量保障、網絡運營部和車輛信息化管理等四大部門。

  “三通一達”的決策者一致將回歸的重點項目,定在了科研開發、服務保障、信息管理以及快遞經濟的衍生鏈條之上。

  賴梅松將這樣的“不謀而合”歸因為“對未來的思考”:“中國快遞目前中高速的增長是否能一直維係,下一步怎麼走,這是所有的快遞企業都在思考的問題。”在他看來,以前快遞行業的競爭,主要是快遞跟快遞的競爭,而未來一定不是單打獨鬥,而是全鏈路的競爭。

  在全鏈路競爭中,韻達董事長聶騰雲認為,發展智慧快遞是打破現有“瓶頸”的關鍵。“快遞公司本來就是有輪子的科技公司。”他認為,在浙江加快推進創新強省建設的大背景下,大家正好可以借力促進産業提升。

  合力正在形成。今年,“三通一達”及順豐合資成立總投資1億元的蜂網投資有限公司、攜手入駐桐廬的“集採中心”。“大家都在為全産業鏈布局,亟須像未來城這樣的集聚平臺形成虹吸效應,為他們提供拓展的機會與合作的空間。”桐廬郵政管理局(民營快遞發展中心)聯絡協作科負責人雷煒這樣評價四巨頭“抱團歸鄉”的意義。

  意欲突圍的不僅有“三通一達”。

  “從上世紀90年代的旅遊冠軍縣,到後來塊狀經濟蓬勃發展,成為全省首個億元鄉鎮,桐廬發展到現在,縣域經濟已感受到了重重阻力。這些年縣委、縣政府也從未停止過縣域經濟向都市圈經濟的探索和轉變。”桐廬縣委主要負責人説。

  從全國縣域電子商務百佳縣到全省第一個健康小鎮、長三角首個國家級生命健康産業先行試驗區,可以發現近年來桐廬“從無到有”的突圍,大多聚焦在創新驅動和人才主導的産業之中。而縱觀桐廬的“産業基因”,最符合這個突破口的顯然就是快遞産業。

  “目前桐廬做智能分揀設備的企業已經有13家,甚至已經衍生出專門給快遞行業做垃圾分類的民營企業……”桐廬郵政管理局(民營快遞發展中心)副局長練建強認為,“三通一達”回歸後,集聚效應將更加凸顯。

  記者在採訪中也感受到了這種勢頭。去年9月,有著中科院微電子研究所核心技術支撐的中微(杭州)智能制造科技有限公司在桐廬建成運營,主打快遞智能分揀市場。總經理朱靈軍毫不諱言自己就是衝著“三通一達”來的,他説:“桐廬的快遞産業計劃,具備其他地方無法復刻的優勢。”

  這個優勢還在擴大中。截至目前,桐廬縣已招引和培育快遞産業關聯産業累計總投資超過300億元,2019年産值144億元。記者從桐廬縣發改局、桐廬郵政管理局(民營快遞發展中心)了解到,目前桐廬正在編制縣“十四五”規劃和《桐廬快遞産業發展規劃》,其中將規劃總面積不少于2000畝的發展空間,構建以富春未來城為核心的“一核兩翼多點”整體布局,發展快遞物流全産業鏈經濟。可以預見,富春未來城正式建成後,未來的産值規模還將進一步遞增。

  歸鄉,對“三通一達”和桐廬來説,都還僅僅是第一步。這裏還將發生怎樣的故事,還會演繹怎樣的傳奇,我們將繼續關注。(本報記者 張彧 曾藝 通訊員 何小華 孫淩濤 錢淩蕓)

 

編輯:戴益節 一審:劉志媛

二審:馬    江 三審:徐樂靜

  

葡萄豐收開啟特色鄉村文化旅遊節
葡萄豐收開啟特色鄉村文化旅遊節
浙江安吉:本土趕“吉”引客來
浙江安吉:本土趕“吉”引客來
全民“動起來”,共奔“小康路”
全民“動起來”,共奔“小康路”
浙江長興:“防溺水”教育進社區
浙江長興:“防溺水”教育進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