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汽欲成首家打進美國市場自主汽車品牌
2017-03-13 14:00 來源: 參考消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7年1月9日,在美國底特律舉行的北美國際汽車展,組委會主席薩姆·斯勞特給中國廣汽集團總經理馮興亞(右)頒發獎章,肯定廣汽集團為北美車展做出的貢獻。(新華社

    回顧中國汽車業幾十年的發展歷程,“模倣者”“追隨者”似乎是難以擺脫的標簽。

    作為世界最大的汽車市場,中國能不能擁有與國外中高端汽車相媲美的品牌?廣汽傳祺正在努力給出答案。

    每年5款全新車型的開發能力,明星車型GS4穩居中國品牌SUV銷量前三,多年發展速度位列自主汽車品牌第一……廣汽傳祺盡力塑造自主品牌的“傳奇”。美國《華爾街日報》認為,如果有一個中國汽車品牌可以打進美國市場,它很可能是“傳祺”。

    品質和品牌是企業的命根子

    走進傳祺整車車間,流水線上的工人正在緊張作業,底盤安裝、車身檢查、內飾完善……隨著滾軸向前滾動的節奏,不同工序必須在固定的時間內完成,每57秒就有一臺車下線。

    有條不紊卻又保持著快節奏。從2011年1.7萬輛到2015年的19萬輛,再到2016年37萬輛,2005年開始籌建,産品問世不足6年,廣汽傳祺以年復合增長率80%的速度位居國內自主品牌第一。

據了解,傳祺之所以能夠快速發展,是這幾年長期積累的總爆發。生産方式是傳祺最核心的體係之一。傳祺通過最初與豐田合作的生産方式為基礎,融合世界其他先進品牌的創新理念,創造性地打造出廣汽生産方式,保證了傳祺産品跨平臺、跨車型、跨時間的品質一致性。在J.D.Power中國新車質量研究報告中,廣汽傳祺連續三年獲得中國品牌第一。

    企業銷量在快速增長,但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更關心的是品質和品牌。“打造一個名品牌需要10年,毀掉一個品牌或許只需一天,沒有優秀的産品品質作保障的品牌,賣得越多垮得越快。”曾慶洪説,品質和品牌是企業的命根子。“沒有自主品牌,跟外方的合作就沒有底氣。”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説,10年前,廣州只有廣州本田、廣州豐田,1年廣告費幾十億元卻沒有“廣汽”兩個字;10年努力,連豐田也同意加上廣汽標識,做到了和世界汽車業大哥的平起平坐。

    “與世界同步,從中高級入手”,持續在品質上做加法成為傳祺的發展戰略。據了解,傳祺的品質之路是整合全球智慧的成果:第一階段,通過引進歐洲先進技術,以“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發展模式,構建了完整的數據體係和産品進化序列;第二階段,逐步轉變為技術引領創新的全新發展模式,形成了完全自有的平臺和技術基礎。

    在廣汽看來,“中國制造”不能只是滿足量的需求,還要滿足品質需求。

    而“傳祺速度”的背後離不開研發的持續投入。因自主技術的缺乏,廣汽研究院自2007年就確立了基于跨平臺模塊化架構,自主正向開發及制造自主品牌汽車係列産品的思路,力圖形成從整車到零部件級的産品開發體係。到2016年,9年間,傳祺構建了以廣汽研究院為核心、以廣汽傳祺技術中心、全球優勢供應商及研發機構為支撐的全球研發網。廣汽研究院從最初的50人增加到2500人,加之廣汽乘用車技術中心擁有700多人的工藝研發團隊,具備同時開發多款世界級水平整車的能力,目前還在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無人駕駛汽車、智能網聯汽車等領域開展廣泛研究,突破不少。

  在中東開始國際化“破繭”

    核心科技的掌控不僅令廣汽傳祺在國內市場取得越來越好的成績,也成為廣汽傳祺走出國門的鑰匙。

    2013年,傳祺正式開啟海外戰略,希望能逐步建立起國際認知度。當年9月,首批115輛傳祺車從廣州新沙港出發駛向中東的科威特,廣汽傳祺實現了國際化進程的“破繭”。2014年7月,出口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首批整車也從廣州新沙港起航,駛向被譽為中東汽車市場風向標的迪拜。廣汽傳祺與迪拜經銷商加爾加什集團的戰略合作邁出最實質的一步。

    加爾加什集團從事汽車代理銷售業務已超過56年,是阿聯酋地區最大的奔馳代理商,代理的汽車品牌以中高端為主。為了經營廣汽傳祺品牌,加爾加什集團不惜重金,在迪拜汽車商圈黃金地段建成廣汽傳祺精品4S展廳,並于一年內建成第二家傳祺展廳,廣汽傳祺係列車型以中國中高端自主品牌的姿態導入迪拜市場,2015年實現整體覆蓋阿聯酋地區。中東是廣汽傳祺提速海外戰略、加快海外品牌崛起的重要市場,科威特是起點、迪拜則是戰略輻射中心。

    在中東的國際市場上,廣汽傳祺目前已在科威特、巴林、尼日利亞等14個國家布局銷售和服務渠道營銷網絡,並獲得不錯的業績。

    在實施“中東戰略”的同時,北美市場也是傳祺非常看重的“關塞要地”。2013年1月,傳祺作為唯一參展的中國汽車制造商亮相北美車展,以四驅混合動力傳祺轎車、傳祺GS5純電版和增程式電動A級轎車E-Jet概念車,作為參展主力。

    而這一年的北美車展,也成了《變形金剛4》“相中”傳祺的第一場地。制片方在看到E-jet的造型後,視覺上的“驚艷”,直接使其對這個來自中國的陌生品牌倍增好感。作為首次植入好萊塢大片的中國汽車品牌,廣汽傳祺家族全係在影片中大秀了一把性能:不僅新能源概念車廣汽傳祺E-jet載著中方重要角色風馳于美國街頭,主銷車型廣汽傳祺GS5也在劇中以“中國軍方”車隊形象搶盡風光,廣汽傳祺GA5更成為李冰冰座駕,在香港上演追逐大戰。

廣汽傳祺發布的插電式混合動力跨界概念車EnSpirit。(新華社)

    自2013年在素有世界五大車展的北美車展上亮相以來,廣汽至今已有3次參展。2017年1月,廣汽攜三款車亮相,全球首發了插電式混合動力跨界概念車EnSpirit、“硬派5座 SUV”傳祺 GS7、“純電動新能源 SUV”傳祺GE3三款全新車型,北美車展組委會執行主席羅德·艾伯茨站臺亮相,為廣汽背書,“廣汽集團參加展會對底特律、對北美車展都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廣汽傳祺在北美車展上被不少人解讀為中國品牌“百年來首次進入北美車展主場館”。

  直面進軍美國市場的挑戰

    其實,廣汽傳祺早已確定進軍美國市場的戰略需求。在2015年,公司曾公開表示,最遲2017年會進入北美市場。

    而在今年的北美車展上,廣汽集團執行委員會副主任、廣汽乘用車有限公司總經理鬱俊對美聯社透露了廣汽傳祺進軍美國的新時間表:“廣汽傳祺將于2019年進入美國市場。”看來入美困難不小。

    眾所周知,在發展成熟的北美汽車市場,新晉車企打入是難上加難的事情。《華爾街日報》舉例,“中國的工廠已經在向美國出口中國造的別克和沃爾沃,而吉利和奇瑞等若幹中國廠商卻未能打入美國市場。吉利2006年曾出現在底特律車展上,當時它的“中國龍”汽車未獲成功,而奇瑞在2005年的嘗試失敗了。”

    這其中有市場自身的因素,比如,美國市場作為發展最早最成熟的汽車市場之一,市場早已接近飽和狀態,競爭更加激烈。這個市場上的競爭者幾乎包括所有主流車係,包括通用、福特在內的美係,奔馳、寶馬、奧迪在內的德係以及豐田、本田、現代、起亞在內的日韓係,並且法係試圖進入也沒有成功,全球銷量第一的德國大眾在這個市場同樣不輕松,何況是羽翼不豐滿的自主品牌。

    除了品牌知名度方面軟實力的缺失,在産品品質和技術上等硬實力上自主車企也有所欠缺,所以難以應付更加嚴苛的市場標準,例如車輛碰撞測試,美國的車輛碰撞測試和中國及歐洲的試驗有顯著區別,除正面和側面碰撞測試之外,還須通過頂部碰撞測試。

    再有,每個市場的消費者都有不同的喜好,就像SUV在中國市場的爆發一樣,而美國消費者更偏向于大排量車型,要想打入美國市場,那就只能為其量身訂制,日韓歐品牌的成功正是如此,在北美建廠並且專門生産北美版車型,對于技術比較薄弱的自主車企,這無疑也是很大的阻力。伯恩斯坦駐香港的亞洲汽車業首席分析師Robin Zhu表示,進入美國市場的主要挑戰,是與測試和滿足全球最高安全及排放標準相關的高成本。他説:“美國有著比中國嚴格太多的規則。”

    總之,因為缺乏經銷商網絡、質量差的名聲或者無法滿足美國的安全排放規定,很多外國汽車制造商開辟美國市場的計劃都無法順利執行。不過,廣汽集團打算克服所有障礙。鬱俊表示:“美國是僅次于中國的第二大汽車市場。要想成為全球領軍品牌並進入全球市場,我們就必須進入美國市場。”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廣汽集團將設立美國研究中心,以達到美國的安全排放標準”,“廣汽集團計劃到2020年由目前在售的7個車型擴大到20多個車型,其中有8款是純電動或者氣電混合動力車。部分車型將為美國市場量身打造。”《中國汽車要聞》主編邢磊表示,2019年開始在美國銷售的目標有些太樂觀了。不過,他認為中國國內品牌終有一天會向美國出口。他説:“10年來中國車的質量已經大為提升,所以如今國內品牌和國外品牌在質量上其實差別很小。”

    然而,考慮到特朗普政府有關貿易的表態,貿易壁壘仍是中國企業需要面對和克服的問題。在美聯社和《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中都提到,傳祺未來有在美國境內建廠造車的打算。廣汽傳祺向參考消息網-出海記記者證實了報道,但表示,不方便透露進一步信息。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夏
相關新聞
新聞 評論